Monthly Archives: 四月 2009

找个安静的地方。。。

绕了一圈发现自己又回到原点,却恍如隔世。

突然想起初中里的班主任说过这样一句话:“要是明天早上你眼睛睁开之后发现不知道去哪里,难道不觉得可悲么?”当时是绝对的不以为然,抛却未知的桎梏不谈,三个月后的我站在了新市桥西,饮马桥南。

外婆说:“你将来一定要超过你爸爸,要向他证明你。”就一直在理所应当地走下去,做我分内的事情。

然后我来到了这里,在盛夏之后。

可是现在每天醒来之后,我是真的真的不知道应该干什么。实在不知道当一个人都无法控制自己的时候,能够做些什么。不愿意去否认自己的过去,抑或是过去的自己,但是脑子里就好比灌满了浆糊般的混沌。思考不能思考不能,接着是行动不能行动不能,然后呢?

陷入这样的结界,当然是曾经的自己没有预料到的。感觉要考虑的东西太多了,拼命让自己放松放松但是心里的那根弦越绷越紧,越绷越紧,几乎快要断掉,快要断掉……我要看书我要刷分我要GPA我要出国我要女人我要钱我要朋友我要看球我要快乐我要阳光我要离开这个让人无法生存的地方!!!

终于知道为什么越是脑子缺根筋的越会天天快乐,因为傻逼,所以无忧无虑。既然这样,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傻逼呢,for the God’s sake?

太厌恶这种生活了,所有的行为所有的谈话所有的眼神交流都带有赤裸裸的目的性,每一分每一秒每一个擦肩而过的瞬间谎言都在弥漫。

最无法接受的事,任何想做的事都必须瞻前顾后投鼠忌器,周围都是一双双“友善”的眼睛。

敏感,是一种病。我已病入膏肓。

Advertisements

清明,回归~

其实只是上MSN看看大家最近的生活,却无意间打开去年上半年自己的好多日志,从头到尾读了一遍,其中的一些还是很有感觉,另一些看起来则非常可笑。

只不过一年,要不了一年,一年,又是一年。

又看到那句诗,去年的这个时候,写在了Space里面: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再读这句话,心情却没有大多不同,经历了一个轮回,一切都和那个时候一模一样,一模一样。

放假的好好放,等放假的好好等。

好好活着吧各位,经济形势不咋的,挂了也没人搭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