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六月 2010

好望角边回首,迷离难见方舟。

『关于南非世界杯小组赛的一些碎碎念』

// 第一次在非洲举办的世界杯

我不愿意就安保工作和赛场秩序作过多的评价,因为大家都看得到,南非政府和大赛组委会这次都非常的努力。用真心换取爱情是一件非常不靠谱的事,同样地,努力也不见得能够确保万无一失,毕竟客观的大环境实在是太过恶劣。美国队依然在南非,而且他们还非常有可能待上更长的时间,光从这一点上看,我们已经不能对南非再奢求更多了。如果要提一个小小的意见:南非的球迷朋友们,能不能挑几场比赛,收起你们的呜呜祖啦,让其他球队的拉拉队们也稍微发挥一下?

不过事实是,世界杯这样的大赛,是不适合在非洲举办的。尊重非洲文化是一回事,带动经济发展是一回事,足球又是另一回事。类似“小球转动大球”的事情,我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不纯粹,就不好玩儿了。

// 第一次作为评论员看世界杯

说实话,边解说边看球是一件挺纠结的事儿。除了没完没了地打字,还要和网友互动、发进球奖、查查资料,正常情况下,一场比赛能看个50%就不错了。不过我还是挺珍惜这个机会的,毕竟这是自己的第一份工作,更重要的是,还是和自己的兴趣密切相关的活。

06年德国世界杯,我看了64场比赛中的63场直播,唯一错过了的是法国和巴西的四分之一决赛。那天英格兰点球被葡萄牙淘汰,我在网上看了篇煽情文,眼泪就止不住往下掉,后来哭着哭着就睡着了。等我醒过来第二场比赛早就结束了,实在是懊丧不已。大小罗的最后一场世界杯比赛,我就这么错过了。但是今年的情况不太一样,由于要向观众朋友介绍各支球队的风格,光在网上找资料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得自己看,仔细地琢磨。这次看比赛的数量可能不及上届,但是32强大致都认真地过了一遍。主教练的战术和阵型、核心队员是谁、主要的轮换球员有哪些,都得说出个三六九来。

要做好任何工作,靠的都是平时一点一滴的积累。像我和罗超在说球的时候,基本上是不用经过大脑思考的,什么时候该说什么,心里都有一本帐。我是学理科的,他是学工科的,也从来没有哪位师傅教过我们,凭借的完全是数十年的观赛阅历。在新浪微博上认识了不少评论员,有些是解说的,有些就是给网站或者杂志写稿的,无论年纪大小,资历高低,我统统都是以“老师”相称。你既然是专业干这行的,和我这些个三脚猫功夫想比,必然是有可取之处的,取长补短,才能有所提高。三百六十行,道理莫过如此。

// 那些名不见经传草根们

有句老话说得好:“世界杯的小组赛,就是弱队表演的舞台。”真知灼见,一语中的。与欧洲杯不同,世界杯的参赛球队为32支,这也使得球队之间的水平参差不齐。但凡载入世界杯史册的经典赛事,90%以上都来自于淘汰赛。前年暑假,我曾经复盘了94、98、02、06年的四届世界杯赛,看得不可谓不认真。但是两年过去了,脑海里印象深刻的小组赛真是寥寥无几。打一个不恰当的比方,小组赛就是大餐之前的开胃菜,各路诸强不过是走走过场罢了,他们的目标绝不是小组赛踢得酣畅淋漓这么简单——而且历史表明,小组赛顺风顺水的球队,一般都不得善终。

而对于那些草根球队,情况就完全不同了。他们中的一些队,有实力冲击一下淘汰赛的,比如日本、墨西哥、塞尔维亚、科特迪瓦,都在赛前拼命踢热身赛,争取在一开赛就把状态调整到最好。有兴趣的可以去数数,那些个传统豪强,加起来才踢了几场热身赛啊?小组赛战火一燃,真是三军用命,试图把自己全部的能量都展现出来。而小组赛中比较精彩的比赛,大多和这些球队有关。而另外一些球队呢,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鱼腩”,无非是洪都拉斯、朝鲜、新西兰这些。可能淘汰赛和他们的关系不大,但是他们的战术思想就更加明确了:属于我的世界杯,一共就是270分钟,无压力的状况下,反而有可能出现超水平的发挥。在非洲这块神奇的大陆上,我们大致看到了这些桥段:

——世界排名第83位的南非队,在家门口打进了3个球,拿到了4分。他们击败了“强大”的法国队,这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可以让南非球迷引以为傲。史上第一支小组赛出局的东道主,其实踢得还不错。

——完成了新老更替的日本队和韩国队,双双进入了16强。亚洲球队第一次为自己正名。自此之后,人们可以渐渐淡忘02年发生的事了。

——时隔44年之后重回世界杯大舞台的朝鲜队,以极其惊艳地方式亮相。他们在强大的巴西队身上收获了一个进球,也获得了全世界的尊重。

——新西兰队在赛前被认为是32强中最弱的球队,然而他们3场小组赛保持不败。

——乌拉圭、巴拉圭和智利三支南美球队揭竿而起,把诸多欧洲球队打得找不着北。八强中南美球队占据半壁江山的情景,已经很多年没有看到过了,而时机便是现在。

——斯洛文尼亚人的悲情其实不亚于意大利人。他们先是手握两个赛点被美国队顽强地追平,随后竟然在最后一秒被绝杀!原来网球场和篮球场上发生的那些事儿,足球场上一样存在,而且更具戏剧性。

那些来自草根球队的球员们,心态和和同年的NBA球员差不多:要是踢好了,等着我的可是一笔大合同呢!精彩,尽由心生。

// 世界杯不是强者胜,而是胜者强

作为赛会制的比赛,世界杯和我们平时看的各大联赛是截然不同的。也许夺得雷米特杯是实力使然,但是进个八强四强的,临场发挥和运气都会占很大的比重。每届世界杯,都会有很多“豪门”球队早早地折戟沉沙,令人扼腕,但这也正是这项赛事的魅力之一。每一个90分钟都是独立存在的,一旦双方球员站到了绿茵场上,微小的实力差距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比拼的是教练的布置和场上球员的状态。

豪门球队之所以“被热门”,很简单,是因为他们的球员比较靠谱,自信心更强,凝聚力更好,身体、技术各方面条件也不错,从而赢球的概率更大。

——巴西:开赛前我眼中的夺冠头号热门,本届杯赛最均衡的球队,没有之一。邓加的球队处于正轨上。他们要是捧起冠军奖杯,一点也不让人意外,不过要是输给西班牙或阿根廷队,也在情理之中。毕竟,卡卡现在还不是我们熟悉的那个卡卡。

——阿根廷:目前我认为夺冠的最大热门。马拉多纳和梅西,外加一支妖气十足的团队,就算后防线上有天大的漏洞,这也是让人感到恐惧的一支球队。如果说邓加希望能复制94年的剧本的话,老马则把目光放到了86年。

——西班牙:第一场输给瑞士事实上是好事。对于一支志在夺冠的球队来说,提前遭遇挫折,面对生死战是积极的。如果他们在1/8决赛对上巴西,斗牛士军团的胜面甚至会大一些。当然,如果南非就是他们的滑铁卢,那么早一点离开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我不认为其他球队有丝毫夺冠的可能性,因此也不在这里浪费笔墨了。对于英格兰和德国,上演一场类似98年英阿之战的经典战役才是他们应该去想的。荷兰队小组赛三战全胜,不过这又意味着什么呢?

// 意大利

对于蓝衣军团的情感是复杂的。罗伯特·巴乔、马尔蒂尼、迪诺·巴乔、迪利维奥、维埃里、托尔多、托蒂、德尔维奇奥、因扎吉、维埃里、托尼、格罗索……梳理了一下时间线,脑海里浮现出来的大致是这几张脸,还有那些熟悉又陌生的画面。

另一方面,是皮尔洛、皮尔洛、皮尔洛、皮尔洛、皮尔洛……

毫不掩饰对皮尔洛的喜爱,他几乎具备我心目中中场指挥官的一切气质:优雅、矜持、举重若轻,外加一点点忧郁。似乎永远睁不开的双眼,大局观却是那么地强,是如此地让人迷恋。

昨天的比赛,我等到皮尔洛上场之后才打开电脑,这应该是他在世界杯舞台上最后的35分钟了。让我揪心的只有你。安德烈。其他人,我根本不在乎。可是现在,我们要告别了,那么,再见吧。

自此之后,蓝色的意大利于我,再也没有半点瓜葛。

另外,谢谢你,夸利亚雷拉。多年以后,当人们再次提起南非世界杯的时候,因为你的灵光乍现,意大利球迷不至于一句话都说不上来。

// 看世界杯,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个问题,留给各位自己去解答吧。我只讲一个故事——

我从小就是跟着外公看球的。只要风格华丽的球队,他都喜欢;但凡技术细腻的球员,他都欣赏。这么多年球看下来,他也不见得很懂球,现在年纪大了,能记住的球员的名字也越来越少了。世界杯或是欧洲杯的时候,他总是陪我一起熬夜,虽然大部分时间,他都是在一旁打瞌睡。出现进球的时候,我总会激动地把他喊醒,然后他就会很开心。第二天起来,比分他大致是记得的,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我喜欢在家里陪外公看球,从某种意义上讲,是因为这是我唯一能为他做的事。以上。

Advertisements

一个近世代数的问题。明天考试会考。

问题:设R为含幺环,求证:对任意a,b∈R,若1-ab可逆,则1-ba也可逆。

分析:
我们知道,证明问题的方法大致可以分为两类:构造性证明和存在性证明。前者要求给出一个切实的方法,找出符合命题要求的元素(在这道题中,就是找到1-ba的逆元)。后者则只证明这样的元素必然存在,但并不给出切实的寻找方法。反证法是存在性证明的基本方法。
无论打算采用是哪种证明方法,确认一下我们可以使用的前提条件总是必要的。
就这道题而言,我们可以使用这些前提:
1、R是含幺环。这就意味着R对加法构成Abel群(从而我们可以自由地使用加法交换律、加法消去律、加法逆元等),R对乘法构成独异点(从而可以使用乘法单位元1),当然还有乘法对加法的分配律。
2、1-ab是可逆的,这就是说,存在c∈R,使得c(1-ab)=(1-ab)c=1。移项后得到:cab=abc=c-1。

需要注意的是:
1、在题设中没有假设R的可换性(事实上,如果R可换的话,整个问题就没有任何难度了),也没有假设a、b是可逆的。所以,在解题时,不能使用乘法交换律,也不能随便使用a、b的逆元(除非已经证明了它们的存在性)。
2、如果没有1-ab可逆这个条件,肯定是推不出1-ba可逆的(我们在环中可以找到太多的反例)。所以,cab=abc=c-1将是解题的关键。观察这个式子,我们注意到,它提供了在c的参与下,移动和消去ab的方法。

我们的目的是,证明存在这样的一个元素d∈R,满足(1-ba)d=d(1-ba)=1。
初看到这道题,我们并不知道使用构造性证明容易还是使用反证法容易。
不过推理一下我们可以发现,如果要使用反证法的话,我们需要反设1-ba不存在乘法逆元,然后由此推出1-ab也不可能有逆元(或者推出R不是含幺环)。
但反设1-ba不存在乘法逆元后,我们到底能推出哪些结论来呢?似乎很少。我们甚至连“对任意x∈R,必有x(1-ba)≠1”这样简单的情况都难以证明(因为我们只假设了1-ba没有“乘法逆元”,并不能由此推出1-ba没有“乘法左逆元”)。
另一方面,利用等式cab=abc=c-1直接构造出一个1-ba的逆元应该一个比较有希望的方法。
这时,我们可以“取巧”了。注意到:
1、如果我们相信题目给的命题没有错的话,我们只要找到1-ba的左逆元(或者右逆元)就基本完成任务了(虽然最终书写证明时,我们需要证明我们找到的元素既是左逆元又是右逆元)。因为如果一个元素的左右逆元都存在的话,它的左右逆元是唯一且相等的(所以,1-ba确实可逆,而我们又找到了它的一个左逆元x,那么这个x自然也是1-ba的右逆元)。
2、不要指望证明c本身也是1-ba的逆元。因为假如是这样的话,(1-ab)和(1-bc)就都是c的逆元,由逆元的唯一性可知,1-ab=1-ba,利用消去律,我们可以得到ab=ba。这就说,在这个环里,只要1-ab有逆元,a和b就是可换的。这个符合“含幺环R”的一般情况吗?显然不符合。比如,由所有实矩阵对矩阵加法和矩阵乘法组成的环,它是含幺环。但只要|a|·|b|≠1,1-ab就可逆,但这样的矩阵都可换吗?显然不是的。这就说明,即使1-ab的逆元c存在,1-ba的逆元(如果存在的话)也未必是c。
3、我们前面看到,在这道题中,c的存在性是1-ba可逆的一个不可缺少的条件,但c本身并不一定就是1-ba的逆元(仅当ab=ba时,c是1-ba的逆元)。那么,1-ba的逆元应该是一个与c有某种关系的元素。
根据这些线索,我们来寻找1-ba的乘法逆元(不妨先寻找左逆元)。
前面已经提到,cab=abc=c-1应该是解题的一个关键。那么,如果要使用它,就得用一个式子(不妨记为X)与(1-ba)相乘,使得它们的乘积中出现包含cab或者abc的项。
因为 X(1-ba) = X – Xba。我们很容易看出,如果X中有以ca结尾的项(不妨记作Yca),那么就可以得到 Ycaba 这样的项,而这个项可以换成 Yabca 或 Y(c-1)a。这些式子也许有助于我们消掉那些不需要的项。
这样,我们不妨设 X = (Yca + Z),其中Y和Z分别是两个式子(注意到,这样的假设是具有一般性的,任何含有以ca结尾的项的式子都能写成Yca+Z的样子)。
看看这样乘出来的式子是什么样的:
X(1-ba) = (Yca + Z)(1 – ba)
= Yca + Z – Ycaba – Zba
= Yca + Z – Y(c-1)a – Zba
= Yca + Z – Yca + Ya – Zba
= Z – Zba + Ya
好了,现在我们得到一个当 X = (Yca + Z) 时,乘积的一般形式,如果能给Y和Z适当的值,使得Z – Zba + Ya = 1,那么相应的X就是我们要找的逆元了。
我们发现,要想把Zba消掉,Ya就应该也以ba结尾。看到这里,结果已经很明显了,令Y=b,Z=1,则 Z – Zba + Ya = 1 – ba + ba = 1。
这就是说,我们已经发现,当 X = (bca + 1) 时,X(1-ba)=1。这样的X就是1-ba的左逆元了。
证明X是右逆元的工作是简单的,和前面这段推导一样,只需利用等式abc = c-1就可以了。
写在答题纸上的证明只不过是后面那小小的一段:
(bca+1)(1-ba) = bca+1-bcaba-ba
= bca+1-b(c-1)a-ba
= bca+1-bca+ba-ba
= 1
(1-ba)(bca+1) = bca-babca+1-ba
= bca-b(c-1)a+1-ba
= bca-bca+ba+1-ba
= 1

而寻找bca+1的过程才是解题的关键。

总结一下我们的思路:
1、我们得到一些已知条件,需要找到一个未知的、满足某种特定条件的元素d。
2、整理出我们可以使用的条件和不可以使用的条件(在抽象代数里要特别注意“不可以使用的条件”。因为抽象代数里常常使用以往算术运算中的符号,使人容易不自觉地使用一些在实数域上成立,但在其它代数系统上未必成立的性质和原理)。
3、找到一些重要的等式,把它们变形为容易利用的形式(通常一边是一个单项,这样才方便在等式中代换)。
4、写出待求元素的一般形式,考虑如何在其中利用我们在第3步找出的等式。
5、根据推导的结果,确定待求元素的具体形式。
6、证明结果的正确性。
抽象代数中许多构造性证明都可以按这一思路进行。
从这里也可以看出,虽然抽象代数中绝大多数题都是证明题,但在大多数情况下,观察、分析和试探仍然是解决问题的关键所在。

[转载]使用SNS 来计算足球数据模型

If you’re new to World Cup soccer madness and wondering which team is tops, science has an answer. Researchers have developed software that can measure soccer success, creating a more sophisticated ranking system for the sport and a tool for analyzing performance in other team activities.

Unlike baseball and American football, the world’s most popular sport doesn’t produce many stats. Only a handful of soccer ranking systems exist, most of which rely on limited information: the number of goals scored in a match, the number of goals assisted, and some indices of a match’s difficulty and importance. Although such systems are meant to assess which teams and players are the best, their focus on scores alone limits their accuracy, says Luís Amaral, a complex-systems engineer at Northwestern University in Evanston, Illinois. “You end up with no information on anyone but the player who made the goal and the player who assisted.”

An avid soccer fan, Amaral wanted to measure team and player performance in a way that takes into account the complex interactions within the team and each player’s contribution. So he turned to an unlikely source: social networks. Applying the kinds of mathematical techniques used to map Facebook friends and other networks, Amaral and colleagues created software that can trace the ball’s flow from player to player. As the program follows the ball, it assigns points for precise passing and for passes that ultimately lead to a shot at the goal. Whether the shot succeeds doesn’t matter. “There’s lots of luck involved in actually getting it in,” Amaral explains. Only the ball’s flow toward the goal and each player’s role in getting it there factors into the program’s point system, which then calculates a skill index for each team and player.

When the researchers used the program to analyze data from the 2008 UEFA European Football Championship, the indices closely matched the tournament’s outcome and the overall consensus of sports reporters, coaches, and other experts who weighed in on the performances. The results appear online today in PLoS ONE.

“One of the issues with any kind of teamwork is assigning the right credit,” says Amaral. “The wild, loud people get more credit, but with this analysis you can get a picture of how much an individual really contributes to an outcome.”

“This is a nice paper, and it’s timely—the world is holding its breath for the [World] Cup,” says Alessandro Vespignani, an equally soccer-smitten computational scientist at Indiana University in Bloomington. “But it is much deeper than that. It is a powerful way to analyze any team performance: scientific teams, companies, creative groups.”

Amaral plans to apply the program to other sports and fields and is already supplying it with 2010 World Cup data—with one ulterior motive. “I am from Portugal, and I was disappointed in how we played Tuesday,” he says. (His team tied 0-0 with Ivory Coast.) “I’m very curious to see what score the program gives us—maybe we played better than I thought.”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

127692032949548

昨天说完英格兰这场球,突然心里一阵轻松。作为一个迷恋了这支球队长达十年的英国球迷来讲,我觉得英格兰现在踢成这样,如果早早地回家,也没有什么不好。

门将羸弱、后卫神经大条、中场出球不合理且缺乏组织、反击时没有第一出球点、边路攻击缺乏想象力而只是一味的传中、锋线疲软。

这些问题,进入21世纪以来的英格兰队,多多少少都会有。由于个人技术略显粗糙,球员也都是来自各大俱乐部的大牌,因此三狮军团极少能够在前场打出精妙的小配合。没有人会因为他们“球风细腻”或是“风格清新”而喜欢上这支球队,因为他们和这些词从来就不沾边。

但是,但是也不至于踢成这样。

是的,是的我们只是少了一个大卫·贝克汉姆。

我不敢说如果大卫在场,英格兰一定会在首场比赛中击败美国队,但是第二场比赛,拿下阿尔及利亚是没有任何问题的。06年我们踢特立尼达和多巴哥,也是迟迟打不开局面,然后的事情想必大家都还记得。在这场比赛中,你有看到全场比赛英格兰有过任何一次有效的传中造成有效的争顶吗?没有,一次都没有。

贝克汉姆的作用是,即使前锋线上站的是鲁尼和欧文,他的传中也能准确地找到两个人的头顶。

贝克汉姆的作用是,只要有前场30米以内的任意球机会,他都能让对方主教练手心攥汗。

贝克汉姆的作用是,但凡英格兰队获得了角球,英格兰球迷就会不由自主地想:“哎呀我们是不是有得分机会了!”

贝克汉姆的作用是,他是一个真正的队长,他在场上不知疲倦地奔跑,而且能够带动着他的队友们一起奔跑。

对于英格兰这样的球队来说,跑动就是生命线。然而今天凌晨发生了什么,球员的跑动距离是多少,大家心里都很清楚。

这支球队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踢球的时候缺乏那种必胜的决心。那种胸口里快要喷涌而出的怒火,那种对于雷米特杯极度热切的渴望,那种为了大不列颠帝国而奋斗的意志,我们统统都看不到。当特里是场上队长的时候,他还能象征性地喊一喊;而当杰拉德结果队长袖标之后,他连喊都懒得喊了。

其实这还是我们熟悉的那支英格兰队,只不过缺少了一点东西而已。

三行情詩(壹)

如果你没有选择离去

那么我一定会奋不顾身地追逐

只是,实在对距离太过恐惧

神念。

理想中伴侣的性格特点:

有自知之明。

乐观开朗,偶尔发发牢骚撒撒娇,但是不会怨天尤人。

喜欢运动。喜欢看球最好,不喜欢的话也不勉强。会在我熬夜看球的时候给我做夜宵,然后说一声“早点睡噢~”却任由我胡来。

亲近大自然,摄影时总能找到很好的角度。

果决,不像我似的优柔寡断。

不做作,不常化妆,注意保养。

喜欢孩子,拥有强大的母性气场。

……

当写完上面这些东西的时候,我想我大概是很难在这里找到归宿了。浮躁社会下的女生,不一定都拜金,不一定都爱秀,但是她们心中充斥着一种莫名的悲哀。比起阳光,她们更喜欢月光;身边的女伴们都在抱怨所以自己抽风一下也无所谓;至于扭扭捏捏不是女孩子的专属权利吗?

最重要的问题是,她们中的绝大多数,并不知道自己身处这个社会,应该扮演怎样的一个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