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啥要去轧闹忙?

作为%诗意人生%系列的开篇,有必要对这个系列作一些简单的注解。事实上,《年轻的定义就是不怕失败》应该算是开山之作,但是鉴于那个恶俗的四字标题是在《年》写完之后才被我确定的,所以理论上来讲这篇小短文《为啥要去轧闹忙?》就堂而皇之地成为了No.1。

把这些文章称为“系列”是一种很不要脸的说法,因为它们长度都很短,深度也不够,最致命的是也许我写着写着又不高兴写了。您要是乐意看就随便看看,我作一个承诺,尽量能让您有点儿想法,尽量能多写一点。

“诗意人生”的构想来源于今天凌晨三点。其实两点不到我匆匆码完《年》之后就直接准备躺死在床上了,可是不知为何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我想,大概有一些神奇的事情要发生了(半年前,同寝的毛道江童鞋也是半夜睡不着觉,起来买了两块钱的双色球中了1000块- -!),于是果断下床重新开电脑去扫Google Reader。读了俞敏洪老师在同济大学作演讲时的讲稿,真是有醍醐灌顶之感——这篇文章在各个方面都触动了我。其中有这么一句话:“在大学里打游戏上MSN不叫诗意的生活,而在一张床上拿着书一边看书然后慢慢地睡着那就是一种诗意。”很赞同这个观点:诗意并不是一种形式,而是一种气场。同理,人生也不见得就是特宽泛特沉重一概念,“于细微处见精神”也是我们学过的道理。所以说的,我并非要复古几年前那种矫揉的路线,恰恰相反,彪悍的语言才能够传神——并略带幽默——地刻画自己对于一些问题的看法。

我想做一个尝试:用奔放的风格去诠释诗意,解读人生。这个一点儿也不装逼,你要是觉得它装逼是因为你又一次地狭隘了,对吧?

————————————————————————————————————————————————————————————

写这篇鬼东西的时候,我本来应该在三楼的数学区(全名是南京大学杜厦图书馆三楼数学类书籍所在区域)看随机过程来着。可是犹豫了一会儿,我还是准备把庄雅婷老师的《那些有伤的年轻人》再读掉一些。然后我就看到了这样一句话:“作家和写字儿的人,在写字儿的时候都是相似的,只不过在不写字儿的时候各有各的生活。”虽然诸如“X和Y,在a的时候都是相似的,在b的时候各有各的不同”这样的句式非常老土,但如果你尝试着把X、Y、a、b代入不同的数据,还真能得出挺有意思的结论。而且我很肯定地告诉你,这玩意儿比“床前明月光,我爸是李刚”靠谱多了。

比如:朋友之间,因为相似而相知,却因为相别而使友谊得到升华。

句式上可能没有完全照搬,不过意思差不多就行了,反正就是探讨相同不同的问题,翻译成英文也差不多的。我发现在学生之中,尤其是大学生之中,有这样一个奇怪的现象。大一的时候Dota在各高校开始流行了,我们系当然也不例外,毕竟那么多男生不是摆着当瓷器来看的。然后一群人一窝蜂地都去玩Dota了,比例是相当大。老夫是一个泥古不化的人,除了三国志和实况2K以外基本不轻易尝试新的游戏——其实说白了我也真的玩不好。于是我就在边儿上想了:他们到底是为什么去打Dota呢?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大致可以把Dotaer分为几类:A类是高端游戏玩家,他们仿佛为游戏而生,在这个舞台上得心应手八面玲珑;B类是酱油男,他们中的一些可能是A类的好朋友,被鼓动之后抱着好奇的态度随便摆弄几下,有一些可能像我一样,纯粹是凑个热闹而已,根本就不上心,B类玩家在战场上基本上就是ATM,但是也收获了不少乐趣;C类是特别有意思的一种人,他们不太擅长游戏,和A类B类也并没有多少交集,但是为了融入别人的圈子,不得不进入一个陌生的领域,来寻求一些共同之处。当然了,每一类玩家之间都会有交集,这个问题不存在着互斥的关系。

相信每个人都会遇到一些所谓的“C类玩家”。他们渴望去融入,去实现自我,但是很遗憾,他们选择了一种不太明智的方式。朋友圈子总会有一个主题,比如Dota,比如之前的魔兽,再比如读书会啊乐队啊各种乱七八糟的,但是这个圈子的“搭建”是有先后次序的。用简单的逻辑关系来描述就是:几个关系处得很好的朋友Share某一个共同的爱好,于是他们并不刻意地便组成了一个小团体,这个团体的成员不是固定的,需要吸纳一些高手来提供效仿的模板,也需要招徕几瓶酱油来给这道菜加些颜色。于是我们的C类玩家就义无反顾地充当了这个调味品的角色,这是多么伟大而又无私的精神啊~简而言之,更多的情况下是朋友组建了圈子,而非陌生人通过圈子成为朋友,你以为这是社交舞会或是英语沙龙么!你天真地想:哎呀我只要努努力总能和大家找到共同话题的啦。不错,成功的例子的确存在,但是失败的那个人就是你。

每个人的交际圈因为性格、境遇、机缘的不同,会大相径庭,或圆或方。最好的做法当然是顺其自然。如果你实在是寂寞得蛋疼了,那不妨用Skype去给ETS的服务生打电话解闷儿啊~还能锻炼口语撒~ 当然这是玩笑话。中国人喜欢凑热闹,这没有什么不好的(当然也没有什么好的),但是轧轧闹忙也就完了,别太上心,以为自己像个微生物似的轻而易举就能突破细胞膜。这个社会很难混的,混不好也得混,那多痛苦。想要获得别人认可的心思谁都有,只是程度差异罢了,最好的方式还是努力地去提高自己的水准与修养。如果你打Dota的水平很高,并且在人格上没有重大缺陷的话,别人怎么会不邀请你参加游戏呢?我刚进南大的时候去参加模联招新,跟当时的副会长吴慧聪唧唧歪歪说了一通废话,她就觉得我水平很高,于是后来老夫的模联生涯就是一片坦途。

所以呢,让自己变得有水平一些,至少让别人觉得你有水平一些。这应该比纯围观要给力一些。

Advertisements

Posted on 2010年11月5日, in 诗意人生.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