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近水台

年轻的定义就是不怕失败

从前总是害怕失败。不敢闯。写几道数学题都得打电话给别人唧唧歪歪半天,生怕出什么岔子。考试一旦不顺心晚上就睡不好,有时候影响还挺坏。喜欢谁谁谁从来不敢说出口,生怕别人对自己没好感,总觉得再见面会很尴尬。那姿态,基本上就是抱着膝盖躲在墙角作无辜状,比卖火柴的小男孩好不到哪里去。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Advertisements

旅行計劃

麗江 大理

重慶 成都

京都 東京 名古屋 北海道

台北

今天看到一回帖。

“我去网吧又抠了2个空格,让那群人再玩劲舞…我没什么能力去黑久游网页,但是,我会把网吧键盘的空格键都(抠)了。

我只抠空格键,我讨厌那些在网吧玩劲舞敲空格键的人,他们的手象中风似的还要在那抖2下,而且还敲的很响,我烦透了这种人了。

说出来不怕丢人,我家附近的网吧我已经抠了一半了。我不是在糟蹋网吧,我不是一两天抠的,我每去1次抠几个回家。

我确实留了张纸条:只要你把劲舞团删了,空格键我全还你, 如果不删,我连方向键都抠了。”

笑话。

很多事情在我看来都极端可笑。

今天凌晨的比赛,并不算精彩。德国队不敌实力更强发挥更好的西班牙队,0:1的比分在情理之中,没什么好说的。但是这样的解说让人感到很愤怒。占用公众资源来强奸大众的耳朵,难道这就是CCTV做出来的事情吗?刘建宏在工作之外是一个非常温和的人,恨这样一个老好人是毫无理由的,但是德迷总要有地方来发泄不满,于是他成为了替死鬼。全中国去往南非进行现场解说的,一共就只有三个人,我不相信十四亿人里找不出更好的。

身边有很多人准备出国,但是绝大部分人完全不了解状况。似乎老美都是傻子,他们给你奖学金让你搞学术,然后你吃香的喝辣的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融入西方文化,绝对不是

好望角边回首,迷离难见方舟。

『关于南非世界杯小组赛的一些碎碎念』

// 第一次在非洲举办的世界杯

我不愿意就安保工作和赛场秩序作过多的评价,因为大家都看得到,南非政府和大赛组委会这次都非常的努力。用真心换取爱情是一件非常不靠谱的事,同样地,努力也不见得能够确保万无一失,毕竟客观的大环境实在是太过恶劣。美国队依然在南非,而且他们还非常有可能待上更长的时间,光从这一点上看,我们已经不能对南非再奢求更多了。如果要提一个小小的意见:南非的球迷朋友们,能不能挑几场比赛,收起你们的呜呜祖啦,让其他球队的拉拉队们也稍微发挥一下?

不过事实是,世界杯这样的大赛,是不适合在非洲举办的。尊重非洲文化是一回事,带动经济发展是一回事,足球又是另一回事。类似“小球转动大球”的事情,我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不纯粹,就不好玩儿了。

// 第一次作为评论员看世界杯

说实话,边解说边看球是一件挺纠结的事儿。除了没完没了地打字,还要和网友互动、发进球奖、查查资料,正常情况下,一场比赛能看个50%就不错了。不过我还是挺珍惜这个机会的,毕竟这是自己的第一份工作,更重要的是,还是和自己的兴趣密切相关的活。

06年德国世界杯,我看了64场比赛中的63场直播,唯一错过了的是法国和巴西的四分之一决赛。那天英格兰点球被葡萄牙淘汰,我在网上看了篇煽情文,眼泪就止不住往下掉,后来哭着哭着就睡着了。等我醒过来第二场比赛早就结束了,实在是懊丧不已。大小罗的最后一场世界杯比赛,我就这么错过了。但是今年的情况不太一样,由于要向观众朋友介绍各支球队的风格,光在网上找资料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得自己看,仔细地琢磨。这次看比赛的数量可能不及上届,但是32强大致都认真地过了一遍。主教练的战术和阵型、核心队员是谁、主要的轮换球员有哪些,都得说出个三六九来。

要做好任何工作,靠的都是平时一点一滴的积累。像我和罗超在说球的时候,基本上是不用经过大脑思考的,什么时候该说什么,心里都有一本帐。我是学理科的,他是学工科的,也从来没有哪位师傅教过我们,凭借的完全是数十年的观赛阅历。在新浪微博上认识了不少评论员,有些是解说的,有些就是给网站或者杂志写稿的,无论年纪大小,资历高低,我统统都是以“老师”相称。你既然是专业干这行的,和我这些个三脚猫功夫想比,必然是有可取之处的,取长补短,才能有所提高。三百六十行,道理莫过如此。

// 那些名不见经传草根们

有句老话说得好:“世界杯的小组赛,就是弱队表演的舞台。”真知灼见,一语中的。与欧洲杯不同,世界杯的参赛球队为32支,这也使得球队之间的水平参差不齐。但凡载入世界杯史册的经典赛事,90%以上都来自于淘汰赛。前年暑假,我曾经复盘了94、98、02、06年的四届世界杯赛,看得不可谓不认真。但是两年过去了,脑海里印象深刻的小组赛真是寥寥无几。打一个不恰当的比方,小组赛就是大餐之前的开胃菜,各路诸强不过是走走过场罢了,他们的目标绝不是小组赛踢得酣畅淋漓这么简单——而且历史表明,小组赛顺风顺水的球队,一般都不得善终。

而对于那些草根球队,情况就完全不同了。他们中的一些队,有实力冲击一下淘汰赛的,比如日本、墨西哥、塞尔维亚、科特迪瓦,都在赛前拼命踢热身赛,争取在一开赛就把状态调整到最好。有兴趣的可以去数数,那些个传统豪强,加起来才踢了几场热身赛啊?小组赛战火一燃,真是三军用命,试图把自己全部的能量都展现出来。而小组赛中比较精彩的比赛,大多和这些球队有关。而另外一些球队呢,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鱼腩”,无非是洪都拉斯、朝鲜、新西兰这些。可能淘汰赛和他们的关系不大,但是他们的战术思想就更加明确了:属于我的世界杯,一共就是270分钟,无压力的状况下,反而有可能出现超水平的发挥。在非洲这块神奇的大陆上,我们大致看到了这些桥段:

——世界排名第83位的南非队,在家门口打进了3个球,拿到了4分。他们击败了“强大”的法国队,这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可以让南非球迷引以为傲。史上第一支小组赛出局的东道主,其实踢得还不错。

——完成了新老更替的日本队和韩国队,双双进入了16强。亚洲球队第一次为自己正名。自此之后,人们可以渐渐淡忘02年发生的事了。

——时隔44年之后重回世界杯大舞台的朝鲜队,以极其惊艳地方式亮相。他们在强大的巴西队身上收获了一个进球,也获得了全世界的尊重。

——新西兰队在赛前被认为是32强中最弱的球队,然而他们3场小组赛保持不败。

——乌拉圭、巴拉圭和智利三支南美球队揭竿而起,把诸多欧洲球队打得找不着北。八强中南美球队占据半壁江山的情景,已经很多年没有看到过了,而时机便是现在。

——斯洛文尼亚人的悲情其实不亚于意大利人。他们先是手握两个赛点被美国队顽强地追平,随后竟然在最后一秒被绝杀!原来网球场和篮球场上发生的那些事儿,足球场上一样存在,而且更具戏剧性。

那些来自草根球队的球员们,心态和和同年的NBA球员差不多:要是踢好了,等着我的可是一笔大合同呢!精彩,尽由心生。

// 世界杯不是强者胜,而是胜者强

作为赛会制的比赛,世界杯和我们平时看的各大联赛是截然不同的。也许夺得雷米特杯是实力使然,但是进个八强四强的,临场发挥和运气都会占很大的比重。每届世界杯,都会有很多“豪门”球队早早地折戟沉沙,令人扼腕,但这也正是这项赛事的魅力之一。每一个90分钟都是独立存在的,一旦双方球员站到了绿茵场上,微小的实力差距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比拼的是教练的布置和场上球员的状态。

豪门球队之所以“被热门”,很简单,是因为他们的球员比较靠谱,自信心更强,凝聚力更好,身体、技术各方面条件也不错,从而赢球的概率更大。

——巴西:开赛前我眼中的夺冠头号热门,本届杯赛最均衡的球队,没有之一。邓加的球队处于正轨上。他们要是捧起冠军奖杯,一点也不让人意外,不过要是输给西班牙或阿根廷队,也在情理之中。毕竟,卡卡现在还不是我们熟悉的那个卡卡。

——阿根廷:目前我认为夺冠的最大热门。马拉多纳和梅西,外加一支妖气十足的团队,就算后防线上有天大的漏洞,这也是让人感到恐惧的一支球队。如果说邓加希望能复制94年的剧本的话,老马则把目光放到了86年。

——西班牙:第一场输给瑞士事实上是好事。对于一支志在夺冠的球队来说,提前遭遇挫折,面对生死战是积极的。如果他们在1/8决赛对上巴西,斗牛士军团的胜面甚至会大一些。当然,如果南非就是他们的滑铁卢,那么早一点离开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我不认为其他球队有丝毫夺冠的可能性,因此也不在这里浪费笔墨了。对于英格兰和德国,上演一场类似98年英阿之战的经典战役才是他们应该去想的。荷兰队小组赛三战全胜,不过这又意味着什么呢?

// 意大利

对于蓝衣军团的情感是复杂的。罗伯特·巴乔、马尔蒂尼、迪诺·巴乔、迪利维奥、维埃里、托尔多、托蒂、德尔维奇奥、因扎吉、维埃里、托尼、格罗索……梳理了一下时间线,脑海里浮现出来的大致是这几张脸,还有那些熟悉又陌生的画面。

另一方面,是皮尔洛、皮尔洛、皮尔洛、皮尔洛、皮尔洛……

毫不掩饰对皮尔洛的喜爱,他几乎具备我心目中中场指挥官的一切气质:优雅、矜持、举重若轻,外加一点点忧郁。似乎永远睁不开的双眼,大局观却是那么地强,是如此地让人迷恋。

昨天的比赛,我等到皮尔洛上场之后才打开电脑,这应该是他在世界杯舞台上最后的35分钟了。让我揪心的只有你。安德烈。其他人,我根本不在乎。可是现在,我们要告别了,那么,再见吧。

自此之后,蓝色的意大利于我,再也没有半点瓜葛。

另外,谢谢你,夸利亚雷拉。多年以后,当人们再次提起南非世界杯的时候,因为你的灵光乍现,意大利球迷不至于一句话都说不上来。

// 看世界杯,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个问题,留给各位自己去解答吧。我只讲一个故事——

我从小就是跟着外公看球的。只要风格华丽的球队,他都喜欢;但凡技术细腻的球员,他都欣赏。这么多年球看下来,他也不见得很懂球,现在年纪大了,能记住的球员的名字也越来越少了。世界杯或是欧洲杯的时候,他总是陪我一起熬夜,虽然大部分时间,他都是在一旁打瞌睡。出现进球的时候,我总会激动地把他喊醒,然后他就会很开心。第二天起来,比分他大致是记得的,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我喜欢在家里陪外公看球,从某种意义上讲,是因为这是我唯一能为他做的事。以上。

结界

提到“儿童节”,我的脑海里大致会浮现出这样一些图景。

阿婆带我去苏州动物园,我们隔夜会准备好很多零食,有我最喜欢吃的双汇火腿肠。然后过节当天园里有很多的小朋友,挤来挤去终于看到了我最喜欢的熊熊。我朝他扔一块饼干,他捡起来吃掉,然后抬起毛茸茸的双手朝我拜拜。于是就会很开心。

穿着白衬衫戴着红领巾去学校。学校的领导们会在晨会上祝大家节日快乐,而老师们在这一天也会多几分笑容。如果儿童节恰逢周三或者周五,那么伙伴们依然会按照惯例去我家边上的草坪踢足球,可以比平时更晚一些回家,就算这样已经很开心了。因为生日就在不久之后,所以我一般不会收到节日礼物,不过并不会放在心上。

一帮稚气已脱的狐朋狗友在教室里聊天。“噢,明天儿童节诶~”这样的话一茬没一茬的。如果心情好,就跟着女孩子们去仙雨林或是其他什么地方买杯奶茶或者甜品什么的。班主任总会很开心的,她下班回家可以给儿子过节了,整整一天都笑眯眯的。我们都显得很淡然,一笑而过。坐在板凳上的,趴在桌子上的,站在阳台上的,统统一笑而过。

就是这样浑浑噩噩地活到了现在。“这么大个人了过什么儿童节……洋气煞了……”(洋气这个词是今天跟老男人聊天的时候听到的,还蛮贴切)也许若干年后又会这么想:“这么大个人了,过什么生日啊……洋气煞了……”生活变得越来越现实,各种罗曼蒂克的藤蔓被一根根地抽离,偶尔会突然发现,呀,原来已经骨瘦如柴,甚至空空如也。

一舟姐姐这两天一直在抱怨。昨天她儿子学校里搞活动,小囡做主持,但是她要上班去不了;今天小囡过节了,她还是得上班,也许只能在晚上多烧几只小菜来弥补一下。让孩子在睡梦中形单影只是异常残酷的事,然而更残酷的是自己也是孑然一身。那份童真不知何时已经悄然离去,大概是再也找不回来了。

佛说:“有爱的人是丰满的。”那么我想,有爱的生活,应该也不出其右。让生活丰满起来的方式,大致是通过情感的交流来延拓成更高维的空间,对于像我这样寡淡的人,没事找事地过过节是当下可以接受的选择。在固步自封的世界,我划出的那个圈,是能消融焦虑的结界。

睡觉去。醒来后第一件事,跑到阳台上,像小孩子那样欢呼:“噢耶!明天早上前两节没课!”(隔壁人家戳一句闲话:“吃饱饭没事体做了侬!做撒拉侬!”)乐趣大抵如此。

又是一年蚕豆香。

五一节放假回家的时候,正值蚕豆刚刚上市。每年的这个时段,阿婆总会买很多蚕豆回来,我们总是从立夏吃到夏至。新上市的豆很多还没有长圆满,但是会有一种特殊的香气,让食者感到莫名的愉悦。当然了,物以稀为贵,新豆的价格比较高,大致是要两三块钱一斤(我这种几乎不跑菜市场的人,对于价格的把握可能欠佳),反正阿婆总会抱怨,但还是义无反顾地买。而大约10天之后,大批蚕豆涌入市场,价格慢慢就下来了。这时候的豆,个大津甜,炒的时候都不需要放糖,依然是非常可口。等到五月一过,很多人家就不吃豆了,不过像我阿婆这样做人家的老太太还是乐此不疲。“便宜嘛,当然就买啦,你不是喜欢吃吗?”蚕豆味道虽好,但是再美味的东西连续吃上个十天半个月的,也该腻味了。所以彼时的我,偶尔也会埋汰几句,换来的自然是阿婆招牌式的白眼。

进了大学之后,偶尔才能回家,便常常想念阿婆的家常菜。学校里的伙食不能说很糟糕,但是蚕豆这类的“高端”货色是从来没有的。今天我在食堂打了一份“红嘴绿鹦哥”,实在是老得嚼不动,吃了一半就丢了,愈发想念起阿婆的蚕豆来。哪怕是天天吃也好啊!想到这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会成为遥不可及的梦想,不由地伤感起来。

又是一年蚕豆香,独彷徨。也许只有身在异乡,对于家乡的味道才如此眷恋。

贰。

如题。

从03年开始,我开始收集史蒂夫·纳什的球星卡,之中中断过三年,今年寒假里重拾。尽管现在我不常看太阳队的比赛,但是每次但凡在虎扑上见到有关凤凰城的消息,还是会下意识地去瞅一眼;如果这一天有纳什出场,点击右边的“数据统计”是必须的,要是他发挥出色,例如拿下15分18次助攻的大号两双,我就会心满意足地关掉网页,闭上眼睛去回想。在论坛里看到纳什的卡,我已经习惯了输入“纳什,收了”的字样——虽然有时候会因为价格太高,而不得不把刚刚回的帖子删掉。这是一种习惯,其实也算得上一种信仰,并不是不在乎钱,只不过这个世界上比钱珍贵的东西实在太多,太多。

有一天,我突然问自己:如果纳什有一天不打球了,我将何去何从?

微博碎碎念【汇总1】

片言碎语,很有意义。

—————————————————————

  • 考虑到我是一个俗人,所有的业余爱好都要基于一定数量的人民币。因此,当务之急就是拿offer,这样还能着脸皮再问我爸要两年生活费。工作远比学习辛苦,于是,好好学习就是对自己最大的放纵。
  • 看完淳子的一篇文章,我突然明白了一年前铭洋跟我说的一句话:“不谈恋爱,是因为没有这个需求。”多少人是为爱而爱,我统计不了,但比例肯定不少。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杆秤,最爱的,永远只有那一个人。
  • 对于新闻人,我是又爱又恨的。难道干这一行,不应该有最起码的职业操守吗?从北京奥运会上次几次采访,到前阶段的凤姐,再到现在的犀利哥,我对于一些新闻人的人品深表怀疑。为了这种毫无意义的新闻,为何要去践踏他人的尊严?
  • 刚给一个师妹写了一封邮件,说了一下自己对于转系的看法。在数学系,转系是永恒的话题,多少人进进出出,却没有留下自己的印记。不追求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这句话虽然俗套,但是我觉得非常有道理。既然对不确定的未来充满了迷惘,为什么不先脚踏实地干好手头上的事呢?
  • 现代生活不缺少浪漫,却缺少勇敢。殊不知,勇敢是最大的浪漫,如同聪明是最大的性感一样。
  • 继续往下想。吸引人的女子,无非是气质出众。气质二字,一乎相貌,二乎才情,三乎意志。
  • 易中天先生讲得有道理:中国人受儒家思想影响颇深,道德这个概念是双相的,而人之间的关系是对等的,而不是平等的。君仁臣忠,父慈子孝,不外乎这个道理。换句话说,你不仁,可休怪我不义啊~

—————————————————————

我是一个懒人……一个月都没更新blog了……罪过……

For My Friends

要过年了。前几天收到Angela的邮件,里面是一张她自己制作的电子贺卡,上面写满了她想对朋友们的说的话。收到这样的新年礼物,总是相当惊喜的。之前的这些年,我和大家伙儿一样,比较喜欢通过短信向朋友们传递新年的祝福。可是渐渐地,我就不太待见这种方式了。因为每逢节日我自己也会收到很多类似的短信,一开始还草草地看看内容,到后来就光记名字了,再到最后信息多得连名字都记不得了。往大了讲,除夕夜爆炸式的短信流量让网路变得很堵塞,让人感觉很不安;往小了讲,你给我发信息,说了好多吉祥话,我挺乐,该不该回一条谢谢?该,太应该了。可是一条两条没多大事,一两百条可就麻烦了。现在还有不少人喜欢用飞信群发祝福短信,这自然是快捷又经济的方式,但显然对人不太尊重。

废话说了那么多,大体的意思就是:从今往后我不会再给大家群发短信了,您的收件箱里那么多,少一条问题也不大。诸位发的信息,我每一条都会看,但不一定会回。我今年给大家准备的新年礼物呢,是自己拼贴的一张专辑《翎澜Album2009》,里面收录了去年一整年里听到的一些好的音乐。当然,那些很口水很大众的歌,是不会出现在专辑中的,我尽量凭借个人对音乐的理解,给各位一些新鲜感。专辑的质量是见仁见智,以这张《2009》为例,共收录11首音乐,其中包括了流行、慢摇、乡村、爵士、民谣、电子、new age和纯音乐等多种风格,大体比较轻快和谐,贴近大众口味和过年氛围。曲目的挑选和排序都经过了精心设计,希望大家可以喜欢。

具体曲目如下:

000

获取礼物的方式有一点小复杂:先要打开http://www.rayfile.com/files/1401e066-1873-11df-bf03-0015c55db73d/ 接着点击“进入下载页”,然后下载Raysource工具(这是一个很常用的在线存储工具,没有病毒威胁。),就可以下载打包好的.rar文档(大小为77M)。当然,如果你觉得下载太麻烦,也可以对照贴出的曲名直接在搜狗/新浪/百度/谷歌音乐试听,不过其中有几首歌,网上估计很难找到。再如果,你觉得开mp3搜索也挺麻烦的话,就直接听听下面贴出来的《God Only Knows》好了,心情一定不会差~

最后呢,该说的话还是要说的:

不求见面惟通谒,名纸朝来满敝庐。
我亦随人投数纸,世情嫌简不嫌虚。

文征明的诗送给各位,虎年,将会是一个新的开始。珍重!

[media i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