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三月 2008

小巷夕阳

又到了每周更新的时间。。。终于发现矫情的帽子不是人人都能戴的。。。于是开始新一轮的怀旧风。。。

听着SECRET GARDEN的曲子会比较有感觉。。。

——————————————————————————————————————————————————————————

残日绕过河对岸那两栋六层楼高的建筑物,躲到了几棵柳树的后面。掩耳盗铃呵。没有什么力道的光线透过柳条间的罅隙,对我来说仍然是光芒万丈。伽利略因为用肉眼观察太阳而双目失明,我已经是知道的了。因此每当遇到这样的情况,我都会习惯性地把头转向金灿灿的河面。看那个颜色比较舒服,纯粹的一塌糊涂。

那时候,我到底是五岁还是六岁,亦或已是八九岁了?

记不大清楚了,也不是很重要了。反正那时候还是个涉世未深的小孩子,对于时间没有什么深刻的体会。

深刻的印象,在于每天放学回家的所见。出校门,右转右转右转左转左转右转左转,然后就是最后一条长长的巷道。难得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能记得回家的路。最后的这一条道,很长,但也很有味道。左侧是绿绿的小山坡,虽然并不连绵;右侧是金灿灿的护城河,虽然并不清澈。傍晚时分的太阳以一个近乎完美的角度将阳光洒满整条道路,不是很明亮,但是足以让人感受到夕阳的温度。惊奇地发现自己的影子被拖的很长,就傻乎乎地向前跑。试图摆脱自己影子的这种想法,我想很多人在孩提时代都会有吧。但事情好像并不仅仅是这样。

每当走到最后一个转角的时候,我总会抬头望望既遥远又不远的那几幢楼房。其中有一户人家,住着我的外公外婆。他们烧好了饭菜,在等我回去。想到这些,我总会不由自主地加快脚步。于是每天小道上都会有一个胖乎乎的孩子在夕阳下奔跑。奔跑,跑向一个终点,再跑向一个起点。

后来渐渐发现,影子对我的吸引了没有那么大了,外婆的饭菜似乎没有路边摊的小吃可口了,夕阳的温度,也察觉不出来了。有时候,发现阳光很暗。

再后来,搬家了。本就不属于我一个人的小巷的夕阳,怕是与我无缘了。可是每次回想那时候的自己,脑中总会浮现出我在夕阳下奔跑的情景。不禁问自己:离开了,告别了,还会思念吗?我还会奔跑吗?

现在终于了解,哪怕是物是人非,我依然会奔跑。因为家就在前方,一个既遥远又不遥远的地方,有两位老人在等待我回来。

夕阳下的小巷,我喜欢它的味道。

Advertisements

害怕?

一个礼拜没正经地写什么东西了。。。

害怕,最近出镜频率很高的一个词语。害怕高考考不好?是的,高考很重要,但是因为人人都害怕,所以它看起来并不那么可怕了。害怕离开自己的家?也许有些道理,但是人总是要经历从离家到建家的过程啊。害怕失去自己的拥有?这一条直接无视,没有失去怎么有收获,套用小鹿JJ的话说叫做“RP守恒定律”。

那么心中的那一份恐惧,来自何方?

孤独感。(不仅仅是孤单~)

世界上美丽与邪恶总是不分家的,在这里也不例外。孤独感,英语里叫做"solitude",据说是从拉丁文演化而来的词汇。多美的一个词啊,每一个音节都是那么的恰到好处。电脑里有一首名为solitude的曲子,第一次听到就格外陶醉,那时候并不知道这个单词的含义。后来和QCX一起听的时候特地去查了一下,结果着实很失望。孤单,是最幻惑的铃声,是最致命的毒药。

设想。当有一天睁开双眼不知道自己何去何从,心里该是什么样的一种滋味?当手机的通讯录里空空如也的时候,心里是什么样的一种滋味?当新年钟声敲响,自己却蜷缩在冷冰冰的被窝里的时候,心里又是什么样的一种滋味?这些情景,我们或许碰不到,那是因为我们身边有一些人,我们心中有一些事。但是孤独感,从我们离开母体的那一刻起就深深埋藏在心底,那些人用爱来贯注我们的胸腔,那些事用情用情来浸润我们的心房。就是这样,与化学平衡类似的,孤独感占的分数,在大部分时间里,很少,很少。

记得阿苏曾经写过一篇《不孤单》,题目真是很有味道也很富哲理。不孤单,真的很重要。

写着写着又跑题了。总之人面对孤单感总会很迷惘,无所适从。但是害怕,由心生,亦由心止。那么——

真诚地对待生命中每一个重要的人吧~

说说一模~

本来想明天再写的,但想到明天只剩下两门副科(一门还不怎么算课),看到大家都在谈,就今天涂鸦一下吧~(秉承苏州人爱轧闹忙的光荣传统OTZ。。。)

话说这次的三门感觉比零模难一些。语文主要是默写和现代文阅读乱恶(报纸上有个某所学校的老师说题目难度适中,我TMD想P死他。。。我憋了7个出来错了仨。。。高考默写这么难老子不考了。。。),其他和上次差不多。数学则增加了一卷第2、3、4三个大题目的分量;后面两题没什么感觉,就算作出来一样会扣很多分。英语难在完型填空和作文上,还有那个阿波罗弄了好长时间还是选不出,YM。

不该错的错了不少,但至少没有崩盘。几门都很平庸但是至少不会被抓过去批斗吧~~~

最后,猫哥你怎么那么狠的。。。膜拜一下。。。

像一个战士一样!

最近在网上关注08高考作文命题的走向,其中很核心的一点就是“关注社会,关注人性,抒发真情实感”。那么也就是说,一般的咏史散文在评卷过程中很难得到特别高的分数。鄙人不才,要我写父母情深儿女情长之类的文章恐怕是勉为其难。但是真情实感的流露在议论文中也可以很好的流露啊~于是结合最近的一些所见所闻,写下了这一段文字。 ——题记

我不知道中国对于地域的划分有什么根据,也不知道对于省级行政区的界限有什么规定。至少在我看来,江苏这个中国的人口大省经济大省对外贸易大省怎么看都不应该这么规划。一个省,被长江天堑一隔为二也就罢了,偏偏南北两块的生活习惯完全不同。对于高考的态度,两方也是大相径庭。

先从苏南开始讲起。作为苏州的学生,我们更多了解的是诸如梁丰中学,省常中,和木渎中学等学校。在很小的时候,我们就听说过,这些学校的学生是很辛苦的。他们每天要上很长很长时间的课,完成很多很多的作业,面对来自各方面很大很大的压力。我的哥哥就在张家港梁丰中学读的高中,毕业后考上了武汉大学。他告诉我,在梁丰的学习虽然很紧张,但是每天还是有一些可以自己安排的时间。此外,梁丰的学风很严谨,学习氛围不错,因此并没有那些所谓的压抑和焦躁。这样看来,梁丰的学习理念和我们苏中应该是相似的,只不过比我们多做了一些题目罢了。所以我一直觉得,身为苏中的一员,能与梁丰和省常中的同学们切磋技艺,是很难得很幸运的机会。

可是苏北就完全另一番光景了。我没有去过苏北,也没有亲戚在那边上学。以前我的印象中,苏北就是很多很多的稻田,苏北的学生就是不舍昼夜地做题目,他们的数理化很强,双语则比较弱,仅此而已。然而就在上个礼拜,班主任GFF的一席话让我大为吃惊:“据我们去苏北学校考察的老师讲,那边的学校都挂起了横幅,竖起了光荣榜,目标是每个同学都在物理化学上拿到2B的成绩,将苏南人挤出大学门槛。现在那边的学生每天都要做两张物理卷和两张化学卷……”

这番话让我感到一阵汗栗。原来此前的种种流言蜚语并非空穴来风。我的叔叔在08考试说明出台的时候就说过:“制订这套规则的,必然是一群苏北的野心家。”我对此嗤之以鼻:“我觉得这套方案不错啊。只是在英语上减少了30分,但是物理化学都不计入总分,对我们苏南的学生应该是有利才对。”叔叔诡异地笑了笑:“那我们走着瞧。本科录取率可以说明一切。”

如今的事实说明一切。我不禁想到了国际乒联屡次修改乒乓球比赛规则,就是要打破中国队在一系列比赛中对冠军的垄断。可是现在江苏省考试院的行径,更加令人无法理解。中国队在国际乒坛的“霸权”的确影响了各国乒乓球运动的发展。那么我们苏南的学生到底做错了什么?难道我们垄断了通往大学的道路?难道我们扼住了苏北人的咽喉?

为什么英语考试不像其他的英语水平考试一样,加重口语和作文的分量?

为什么不把英语和语文作为选修科目?

就算设定物理化学为选修,为什么要降低英语的总分?

为什么在总分中不加入计算机等科学技术的考评得分?

上面的几项中,哪怕有一项发生变化,形势就会大不一样。

可是再多的责难都是徒劳。事已至此,木已成舟。我们能够做的,就是像战士一样去战斗!苏北人不是要截杀苏南人于本科之外么?那么我们的使命就是堵上他们通往名牌大学的通道!苏北学生在物理化学上本来就有优势,现在采用如此的非常手段更是巩固了他们在这两项上的统治地位。可以说,许多怀着大学梦想的苏南人已经折戟。作为残存的行者,我觉得我们只有反其道而行之,方能有一线生机。人毕竟每天只有24个小时,每天上那么多物化课做那么多物化卷的苏北人,我不相信他们会有三头六臂,在语数外方面必然不能全力以赴。倘若利用这一点,我想我们苏高中国际班的学生在前往名牌大学的道路上,或许阻力会减轻不少。

肩负着逆袭使命的我们,面对疯狂的围剿,必须执行报复。而一次次模拟考试,不过是噬血的前奏,杀戮的失恋罢了。

坚冰已被打破,道路已被指明,我们,义不容辞。

白 色情 人 节?

 

好吧。我承认原来我不准备在一模之前写任何东西了。在打完一个钟头MC过后我满心期待地打开书包准备引爆核按钮,却很埛地发现书还在桌洞里孤单过夜。

那么,至于这个题目么,还是有些讲究。一大清早赟仔就拍醒睡眼惺松的我说道今天是白色情人节啊。一呆。好吧我坦白我火星了,但我真的没有听说过关于WVD的任何信息。继续追问,她又没有继续的意思了。那么我只好自己琢磨。与此同时今天在同月样探讨所谓“虐心”的问题时,不经意谈到影片的标题,却达到了难得的默契。大意是说片名很H的片子大多以伦理教育为主,H只是一种手段;而那些看上去名字很纯洁的片子呢,却几乎没什么内容,只是赤裸裸地任凭人物H到最高点。所以为了表达我不愿意把此文变成矫情系列N代的决心,以如上的字眼作为题目。

日子过到现在这个份上,我对于自己已然没有了什么想法。日子浑浑噩噩的过,作业稀里糊涂的做,游戏优哉游哉的打,然后头脑却没有晕眩的症状。我期待的,是一模的失利,或许只有这样,才可以唤醒这个麻木不仁的躯壳。时间不多了,我却不知道,一分一秒的溃散,意味着机会,正从手中一点一点的溜走。

跑题了。白色情人节,情人节翌月的那一天,起源恐怕是无稽可考。一个无聊的人碰到一个无聊的节日,还是相当无聊。

其实也不想说什么吧。

只是因为陌生的笑容而为之动容,仅此而已。

终。

很累 很无奈 孤独守望~

开学后第一次正儿八经地更新~

话说今年,确切说是去年开始网上渐渐泛滥着一种说法。“很X很XX”~读着还是很顺耳,用的巧妙的话也会有效果加成。

据说一开始是从“很好很强大”还是的,后来北京一个女学生说出了惊世骇俗的“很黄很暴力”,在后来EDISON东窗事发之后又有很埛的“很陈很冠希”。最后一个真是让人相当无语,可又是顺口到不行呢~

然而现在的自己呢?用“很累很无奈”来形容应该不过分吧~

每天6点起床12点熄灯其实算不了什么,毕竟只是冲刺三个月么;每天早上得自己弄早饭也算不了什么,因为以后都要自己弄啊;每天面对着大堆大堆的考卷还是算不了什么,反正已经做到麻木~

说白了,累一点么,真的不值一提~

可是有时候无奈却会让人很迷茫。

当物理化学的考卷在空中飞舞的时候,我正在伏案啃着向量数列不等式,或是手捧史记不朽人间词,亦或是怀想完型阅读口语书~真的很无奈。物化对高考的总分有多大影响?做无数张卷子就是为了考到两个B?还是考到两个A加到十分?还是考到两个A+来呼应“名牌”大学那无耻的口号?卷子,做还是不做?不做,对不起老师;做,对不起自己~

当自己的作文被XYQ先生大肆吹捧的时候,很是不以为意,但终究洋洋得意。没想到却被她稀奇古怪的问题弄的摸不着头脑,瞬间从天堂回到人间。更没想到末了被挂上了“懵懂状态写作”的牌子,瞬间从人间跌落地狱。真的很无奈。这就是所谓人生?所谓的一波三折?我的文字需要的不是吹嘘,因为本来就不华丽。不了解一个人,如何去评判一个人的文字。殊不知,正是那横竖撇捺点折勾,组装成了一颗颗属于各自的心~

当弓箭手一排排地横扫,当女猎手一群群轰然倒地,当小鹿绝望地挥舞着失去光芒的法杖,当守望者收起华丽的裙摆,当女祭司哭泣着抚摸白虎的头颅,当恶魔猎手解下护身符,我知道,你们已经尽力。不知为何每次用暗夜开局都会产生一种莫名的悲壮,蔓延到每一位战士的身上。有人说暗夜玩家都是完美主义者,我想者有一些道理,至少我是这样。不希望任何一个人受到伤害,结果却不得不牺牲全局。真的很无奈~无数的黑影躲藏到无人的角落,却将迎来更加盛大的死亡。

很累很无奈,文末点题。所有心境相似的人啊,为死亡,为生命,祈祷~